对于睡前反思这个事,我始终认为是相当靠谱的操作。

就像每天上一趟厕所蹲一蹲,肠胃肯定健康一样,一个道理。但翻看过去几次(仅有的几次)记录,总感觉不畅快,像便秘。敲下的字简直像会计做账,这不是我想要的。

你问我想要什么,坦白说,我一点也不清楚。我只能讲清楚我不想要什么,很不想要什么,很难接受什么。当然了,照这个路子走下去,我指定活成王尼玛视频里描述的“杠精”,除了照着话题抬杠,别的啥也不会。

还是回到刚才那个话题,我不想要什么。

我不想要在写反思的时候还是扭扭捏捏的,生活中已经够多令人扭捏的场景了,真实的自己当然和卖家秀不一样,还是要真实面对的。倘若反思这件事就像是洗澡,谁又会在洗澡前化个妆呢,是吧。

我很不想要即便自己没有做到,没有坚持做到某些事,就悄没声息的放弃了,没了下文。我们经常对别人说“哎呀,这件事你得对别人有个交代吧……”,换到我们自己身上的时候,就经常没了交代。什么时候能坐下来,对着自己说一句“恩,我要给我一个交代”。

我很难接受自己遇到有所收获的事,就显现出“颇为淡定”的态度。人和人的阈值是不一样的,有些人的阈值很高,即便做出了超级有成就感的事,也不会感觉到有什么了不起。当完成某件事之后,就呈现出“颇为淡定”的感觉,我可以直白的说,就是用小聪明应付简单的任务。这个真的要不得。

恩,对于睡前反思这个事,我认为明天还是有必要写几段。形势要紧,以算祝明晚我“颇为不淡定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