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,朋友圈,有这样一条链接“我在叙利亚向世界直播战争!无论生死,请上帝救救叙利亚!”。

讲的是一个叫Bana的7岁叙利亚女孩,通过Twitter直播叙利亚战争中受伤的孩子。最震撼的不是受伤的画面,是恐惧的眼神。

我始终觉得,这种眼神不该来自孩子。

因为在我的时空概念里,以我的视角,不该有这样一幕,也不可能会有一个七岁的孩子,能成熟到要用这种方式,向世界表达和平停战的渴望。

成熟夹杂着残忍,叫人直不忍心。

空间和时间真的会影响一个人看问题的视角。同样一个问题,有人是从个体视角出发的,有人从身边的环境视角,有人是家族视角,有人却能站在民族和国家的视角……七岁的Bana被环境推到了一个更大的空间和时间维度,看到的不再是童年,而是渴望。

回到现实当下。我们大多数身边的人,都生活在和平的柴米油盐酱醋茶里,再具体点,就是活在空调WIFI西瓜里,根本不需要考虑生存问题,大不了求助爸妈经济上接济一下。

这样的环境里,我们根本不会想到变换时间和空间,视角也多是从个体视角出发。视角决定眼光,于是,很容易取悦自己。因为取悦自己的方式太多了,太容易实现了。比如把把妹泡泡妞,打打游戏泡泡吧。

能此刻取悦自己,就绝对不等到将来再取悦。就是常说的今朝有酒今朝醉,明日愁来明日愁。

自律给我自由?不存在的。沦为了达不到取悦自己的阈值时的一碗安慰鸡汤而已。

取悦自己的方式不同,成就就大不同了。有些取悦注定是能当即实现的,有些则是需要长久努力才能达成。比如撸一次和练出好身材。

习惯于当即就取悦自己的人是多数的,习惯于等到将来的下一刻再取悦自己的人,注定很少。所以牛逼的人,在我们身边总是很少的。

想了这么久,也许我想的是对的呢。